2021高考作文时评素材:体育“副科转正”的思考、青少年身陷“信息茧房”

原标题:2021高考作文时评素材:体育“副科转正”的思考、青少年身陷“信息茧房”

今天于老师为大家推荐:2021高考作文时评素材:体育“副科转正”的思考、青少年身陷“信息茧房”。

据媒体近日报道,山东青岛一所中学让体育老师当班主任,结果遭到家长反对和投诉,引发广泛关注。

对此,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体育教师、音乐老师、美术老师、科技老师都可以做班主任。每一名教师都有教师资格证,都符合教师要求,他们只是教的科目不同。相关负责人还提到,学校的体育中考要逐年增加分值,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在此基础上,通过不断总结经验,立即启动体育在高考中计分的研究。

家长反对体育老师当班主任,说得更直白些,是“看不起”体育教师,认为相比于语数外科目的教师,体育教师当班主任不利于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因此,把体育纳入中高考,提高体育分值,对于提高体育科目和体育教师的地位无疑有直接推动作用。不过,要让学校、家长真正重视体育,除提高体育分值外,还需坚持依法治教,做到“五育并举”,消除将义务教育学科分“主科”“副科”的急功近利做法。

有意思的是,青岛早在1993年就把体育纳入中考,分值为30分,2012年和2020年,这一分值先后被提高到45分、60分。尽管如此,还是有家长“不待见”体育教师。事实上,从2007年起,根据教育部“把体育纳入中考,逐步提高分值”的要求,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把体育作为中考计分科目。不出意料的是,不重视体育的情况依旧在多地存在。

对此,有不少人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中考体育分值还不够高,体育并没有纳入高考。沿着这一思路,解决的办法就是进一步提高中考体育分值,以及把体育纳入高考科目。也就是说,要把体育上升为“主科”地位。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把体育纳入升学考试,进一步提高分值,也存在令人担忧的问题:这会不会出现“应试体育”倾向,没有起到促进学生发展体育运动兴趣、培养体育技能的作用,反而增加学生的负担?

要解决这一问题,就必须改进中考体育测试内容、方式和计分办法。在笔者看来,应该结合前不久发布的《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对体育科目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而不是把一次集中测试的成绩作为中考体育成绩。同时,为做好过程评价、增值评价,各地政府教育部门要坚持依法治教,保障学校的体育教育资源,并监督学校开齐开好体育课,组织学生进行体育锻炼,让学生每天能上好一节体育课,完成一个小时的课外体育锻炼。

据了解,云南从今年起将体育分值提高到100分,和语数外科目分值等同。根据云南省的中考体育方案,体育考试内容含体质健康监测、技能体能考试两大项。考虑到学生个体差异,其中学生体质监测合格占60分,体能与技能测试占40分。3年成绩加权计算总分计入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总成绩。对于云南的中考体育评分办法,有人认为虽然总分为100分,但体能与技能测试只有40分,还是无法引起学校、家长的重视。把体育纳入中考,并不是想考倒学生,而是要倒逼学校上好体育课,保障学生的锻炼时间。因此,应该强调过程评价而非结果评价。但关键要做到过程评价的公平性、公正性,提高过程评价的公信力。

在把体育纳入中考、提高分值的同时,要坚持依法治教。一方面依法保障学校配齐体育教师以及开展体育教学的场地、设施,另一方面督促所有学校开齐开足体育课,不得挤占体育课的时间。

在体育评价中,如果就用一次集中测试成绩作为体育分,必然会出现学校体育教学就围绕测试项目进行训练、学生突击准备应考的问题。因此,要对学生平时上体育课、参加体育锻炼、体育比赛的情况进行评价和计分,由此形成体育总成绩,这将有力改变学校、学生不重视体育的问题。不妨把体育评价改革作为推进教育评价改革,尤其是实践过程评价的抓手。

重视学生成长过程,要求教育实现从培养考生到育人的转变。这一转变的顺畅实现,意味着家长从育人而非功利的升学角度评价教师的重要性。如此,任何学科教师当班主任都应得到信任和支持。

让曾经的“副”科“转正”,是这几天的热点话题。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表示,学校的体育中考要不断总结经验,逐年增加分值,要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看到这个消息,我既开心又担心。

作为两年前参加中考,即将面对高考的学生,我为教育部的“新规”感到高兴。因为有了明确的规定,同学们才会拥有名正言顺的体育课时间。我知道在不少地方,体育课常常不被重视,每到大考,语数英等老师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占用体育课。在一些高考竞争激烈的大省,这种现象会更严重些。教育部决定进一步扩大体育在中考里的分值和影响力,甚至开始研究体育在高考中计分,让体育得到重视,让同学们有更多时间上体育课,锻炼身体。

中学生正处于喜欢运动的年龄,这个时候培养起的运动习惯,对身体素质和健康成长大有裨益。从心理学上讲,运动可以调节学习状态,让人张弛有度,使学习更有效率。孔子2000年前倡导礼乐射御书数“六艺”,其中的“射御”不就是体育吗?

以我个人为例,我很喜欢运动,尤其是打篮球,初中的时候天天打,可到了初三,老师就不让打了,怕影响学习。我有时会瞒着老师偷偷打,至今都还记得那些快乐的场景:中午打仗似地冲向食堂,抢着吃完饭大概就5到10分钟;然后和同学们冲去球场,仗着年纪大“轰走”学弟,迅速开始转球、分队、打球……偶尔老师来抓,我们就飞快地跑掉。就是那些运动后纯粹的快乐,支持着我完成日复一日的繁重功课。

这回,中考体育要加分了,老师们肯定不再会拦着同学们上体育课,大家也就不用偷偷摸摸打球了。教育部的“尚方宝剑”也提醒学校、家长和全社会,再不要小瞧音体美等“副科”。全面均衡的教育,既包括教好文化知识,也要引导学生爱上运动、美术等课程,从而锻炼出健康的体魄,孕育出更加懂得欣赏美的灵魂,而不是只会考试的“书呆子”。

当然,副科转正,在开心的同时我也有点担心,考试的标准是什么,能不能真正公平?每个同学的先天身体素质不同,学龄也有差异。比如我上学早,和班里前一年9月份生日的同学相比,几乎小了一岁。从小学到初中的大部分时候,我的体重、身高、肌肉密度和肺活量等,都落后于其他同学。尽管我很努力锻炼,但受限于年龄和身体条件,我的中考体育成绩还是低于平均水平。和我有类似困扰的人还有不少,有同学虽然练得脚踝和腿部都出了问题,仍然成绩不理想。因此,建议体育考试,要设计一个更科学的标准。

我进入高中后,发现高中体育考试的标准低于中考体育标准。官方解释是,高中体育考试是合格考试,所以标准低,而中考是选拔性考试,这似乎有些说不通。中考是选人进高中,不是选人进体校;高考也是如此。我们在初中生的时候,为了中考有个好成绩,要努力锻炼,怎么到了高中,反倒不需要达到那么高标准了?这会让很多中考体育成绩不好的人觉得不公平。所以,中考体育分值提高,最好要和高中体育联动考虑。

北京有健身房有大体育场,再不济也有平坦的跑道,而今年年底才能宣布全面脱贫的那些地区,上体育课的条件就比不上北京了。中国幅员辽阔,情况差别巨大,不能简单用一个标准去衡量。

我知道,教育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就像这次中学体育改革,要面临的问题有很多,既有原有的问题,也有新产生的问题。但我们的社会,不正是随着一个个问题的解决而发展的吗?同时,没有哪个方案能让所有人都满意,面对新的改革举措,包容与支持也不可缺少。

据齐鲁晚报报道,近日,山东青岛一所中学让体育老师当班主任,结果遭到家长的强烈反对,投诉到政府信箱,再次引发“体育老师能不能当好班主任”的激烈争论。

体育老师当班主任,孩子欢呼雀跃,家长跳脚反对。事后,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对这一争议表态:体育老师、音乐老师、美术老师、科技老师都可以做班主任。每一名教师都有教师资格证,都是符合教师要求的,只是教的科目不同。这个问题的出现,其实还是社会思想观念和教师师资评价乃至学生评价体系所带来的。希望将来让体育老师当班主任不再是一个问题,甚至能够成为一种时髦。

让体育老师当班主任成为一种时髦,就目前而言,面临的障碍在于:教育观念上的偏见颇多。可以说,素质教育喊了那么多年,应试教育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当班主任与体育老师合二为一,首先要突破的是老师资格评价和学生评价体系,而这在应试体系里是两位一体的。

我们都知道,班主任是学校管理学生的重要角色,是天底下最小的“主任”,却有着操不完的心。长期以来,很多教师不愿意当班主任,这是中国基础教育的痛点之一。说起来班级建设和学科教学同等重要,但事实上往往不被公正看待。比如说数学、外语等一些学科都可以评特级教师,但是班主任评级却被认为含金量不够,这就意味着,当班主任需要更多的付出,却是一个“吃亏”的角色。

家长们反对体育老师当班主任,争议的症结在于:体育不是主要科目,体育学得再好,对提高学生的总成绩没有太大的作用;对孩子升重高考名校没有什么贡献。简而言之,体育这门课不重要。所以一旦面临初三、高三升学季,体育课在很多学校里要让位于其他考试科目,以至于体育老师成了学校里“身体最差”的老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生病”。在应试的指挥棒下,班主任的重要职责是促进班级提升分数,显然,体育与其他学科相比,它的贡献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体育老师当班主任,就成了尴尬的存在。

为改变这样的现状,教育部门的思路是把体育纳入中高考,日渐提高体育在升学考试中所占的权重。不久前,云南就将中考体育所占比重提高到100分,但此举也引发了指标设定是否科学合理的质疑。到底怎么发力,才能有效协调育人与升学之间的关系,这是必须解决的难题。

追本溯源,问题不在于体育老师能不能当班主任,而在于“唯分数论”的教育观念,以及被这种观念带偏了的大众。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育人,从健康成长的角度上看,无论什么学科的老师当班主任都不重要,关键是老师能否给予爱与理解,如何正确引导学生成为身心健康的人。

近日,山东青岛一所中学让体育老师当班主任,结果遭到家长反对和投诉,此事引发社会关注。对此,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回应:“体育教师、音乐老师、美术老师、科技老师都可以做班主任。每一名教师都有教师资格证,都是符合教师要求的。”并称“希望体育老师当班主任不再是问题,能成为一个时髦”。(10月17日 红星新闻)

同样是老师,也拥有教师资格证赋予的执教合法性,有些家长却不愿体育老师担任班主任,这种偏见的背后是畸形的教育理念在作祟。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很多家长都期待孩子能取得更高的成绩,他们把分数看作是唯一重要的东西,认为只有列入考核的科目才值得关注,值得花时间学习,而体育课、美术课这些未列入升学考核的课程则无关紧要,甚至可有可无。当这种学科偏见延伸到授课老师身上时,“体育老师当班主任”便成了他们无法容忍的做法。

而实际上,体育课对于学生的成长、成才具有重要意义,并非可有可无。2019年,教育部公布我国青少年儿童近视相关数据,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青少年儿童总体近视率为53.6%。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亦指出,造成儿童青少年近视最突出的原因就是过重的课业负担,而课外体育锻炼的时间过少也是导致近视的原因。

良好的视力、健康的体魄是学生们专注学习、不断进取的基础,而没有足够的体育锻炼,这些根本无从谈起。因此,家长们必须改变上体育课是“做无用功”的偏见,意识到体育课对孩子个人成长与学习进步具有重要意义,学校也应该行动起来,合理安排课程,关注学生体质健康,停止边缘化体育课的行为,不再让体育老师“被生病”或“被出差”。

而从本质上看,这种畸形教育观念的形成是应试教育的结构性产物。现行的学生考核评价模式以考试成绩为唯一标准,唯有在分数上胜出,才能实现升学毕业、择优而读的目标。因此,很多家长、老师希望学生把更多时间投入考核科目的学习中是可以理解的。但在此过程中,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学生对体育锻炼的忽视都将导致体质下降的客观结果。

由此,将体育考试纳入考核系统,通过制定统一标准倒逼体育锻炼在学校中广泛开展,落实体育教育计划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教育部已经意识到体育课、体育锻炼对学生成长的重要性,并下定决心推进体育教育的进步。这样的努力无疑为更多人重视体育教育提供了外部动力,也为体育课在学校课程中地位的提升提供了保障。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培养真正的人,培养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人。

同时,我们应当关注到,家长们对体育老师担任班主任的质疑包含了这样的隐忧:部分体育老师的学识、素养能力很可能比不上文化科目的老师。而这样的隐忧也确实有一定的现实照应,由此,教育部门要加强高校体育教育建设,为体育教师队伍储备优质师资;鼓励体育教育专业培养更多高学历人才,提升体育专业学生的综合学养;提升体育教育的总体质量,塑造良好的体育教师队伍形象,使公众改变对体育老师的刻板印象。

忽视体育锻炼、边缘化体育课由来已久,而要解决形成已久的偏颇观念,只有教育部门的“呐喊擂鼓”是不够的,承担了家庭教育责任的家长也应主动改变,明白比追求分数更重要的是孩子的健康成长、全面发展,如此,才能让体育老师当班主任不再稀奇,并成为一种时髦。

日前青岛某中学一班主任,因由原先的数学老师替换为体育老师,遭家长一纸投诉至政府信箱,引发“体育老师能不能当班主任”的再争论。(10月19日《中国新闻周刊》)

体育老师能当班主任么?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为何青岛这所中学的家长一听到班主任被体育老师替换便“炸了锅”?这是和大多数人对体育老师存有偏见分不开的。因为,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提起体育老师,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个五大三粗的老师形象,似乎每一个体育老师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他们除了教体育,就什么也不会。事实上,社会确实有极少数体育老师的工作作风散漫,上课“放野火”,体育老师的名誉就是被这极少数的体育老师败坏了,让全体体育老师背了锅。

其实,据笔者30多年的从教经验看来,不管是语数外等主课老师,还是音体美劳等副课老师,只要这个老师有责任心,虚心学习,努力探索,积极上进,主动管理,就能胜任班主任工作的。虽然,体育老师与主课老师比起来,他们有一定的劣势:一周只有一两节课,与学生接触的机会少,对班级的课堂情况掌握不够,但事在人为,这种情况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比如,班主任在自己无课的时候,有事无事到班级看看、走走,课余多与科任老师交流,多与班干部谈话,了解上课情况,听听师生的建议,努力把班级工作做细、做好,又何愁班风不正,学风不浓呢?想当年,当代教育改革家魏书生作为一校之长,事务非常繁忙,他还当班主任,并且把班级工作干得有声有色,因此受到同事们的由衷佩服。

当然,体育老师当班主任还是有一定优势的:受职业的影响,体育老师身材高大,精神饱满,性格开朗,做事豪爽,上课大多在室外。这种相对宽松的师生关系,便于在活动中交流,容易亲近、融洽师生关系。体育老师容易在活动中发现学生的心理疾病:自卑、胆小、孤僻等。对于这些“问题学生”,体育老师可以有针对性地让他们多活动、多表现,增强他们的自信力,提高胆量,开阔心胸,尽快引导他们走出困境,融入班集体。另外,语数外等主课老师当班主任,工作重心会不自然地偏向自己所教的学科,这会造成学生有偏科倾向,而体育老师则不会出现此类情况,他们容易把握大局,平衡用力,引导学生均衡发展。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当班主任的不管是语数外等主课老师,还是音体美劳等副课老师,只要“认真”去管理班级,“认真”去与孩子沟通和交流,“认真”去言传身教每一位孩子,“认真”去影响每一位孩子,就会把班主任工作干好的。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信息茧房”逐渐成为大众传播层面的新课题。日前,《半月谈》就青少年身陷“信息茧房”的问题予以了报道。

所谓“信息茧房”,是指人们会由自己的兴趣主导而选择信息,久而久之,在不断接触同类化信息的过程中,自身被禁锢在由本人所编织的信息蚕蛹中,形成了一个隔绝信息的“茧房”。在有关“信息茧房”的讨论中,常常离不开“回声室效应”和“过滤气泡”,前者在传播的语境中是指,同类信息不断重复搭建了一个只有相似意见的“回声室”,人们的态度在相近信息的重复广播和声势中被增强,进而形成偏见;“过滤气泡”则是指网络信息根据算法进行个性化推荐,使不符合用户兴趣的信息被过滤剔除。

一个爱玩游戏的青少年,身陷“信息茧房”的过程很可能是:小明喜欢玩游戏,有一天他在抖音上看到了一个游戏大神的操作,多看了几遍并关注了这位游戏主播,抖音根据其搜索历史和特定信息的观看时长生成用户画像,不断“过滤”其他信息,推荐个性化信息,一段时间后,小明的抖音里10条信息有8条是关于游戏的操作技巧。有一天,一位游戏主播在抖音上开了直播和粉丝聊天,小明留言夸赞主播的游戏技巧,并得到主播翻牌回应,此时,直播中的其他粉丝也纷纷留言,小明和其他粉丝通过直播形式形成了紧密的想象的共同体。其中,小明受兴趣的影响编织了自己的“信息茧房”,在观看与交流中形成了游戏讨论和直播观看的“回声室”,“回声室”和“茧房”加深了小明的游戏欲望,最终导致小明沉溺于花钱购买游戏装备和打赏游戏主播。

在这个虚构的故事中,有几点值得注意,第一,“回声室”在通常的语境中常常被分析如何通过重复加深偏见,但在青少年领域,核心可能更在同质信息的不断传递而加深的欲望上。第二,相较于关注有关“信息茧房”及其相关问题侧重所描述的“how”(如何)的过程,在现实层面,“why”(为什么)可能更加值得关注。第三,“信息茧房”有关问题绝不仅仅是传播问题,还包括教育、心理和社会层面。

比如,关注“why”就要关注小明喜欢游戏的原因是什么,是为了逃避学习还是觉得游戏新鲜,抑或是游戏能够提供某种心理需求的补偿;再比如,从小明喜欢玩游戏到沉迷游戏的阶段发生了什么?有没有家庭、学校的干预以及干预的方式方法?

在关于“信息茧房”的负效应上,板子固然要打在平台算法以及它极力营造的“沉迷”环境中,但这或许不应该用一因一果的视角看待,而是多因一果的问题。比如,《半月谈》的报道中提到了山东沂蒙山区留守儿童沉迷短视频的问题,根据媒体报道,由于山区留守家庭大都是老人带孩子,老人只管吃住,在教育问题上心有余而力不足。这里边,“信息茧房”不仅是城乡问题中的一个子议题,同时,代际沟通、家庭教育、学校教育、青少年心理等问题都被放大,因此,青少年的“信息茧房”及其相关问题既关乎媒介素养,也不仅限于此,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更好解决青少年沉迷的问题。

网络信息多样、开放、共享,而一味迎合受众的阅读偏好,计算方法简单,定向推送粗暴,让读者尤其是鉴别力、自控力不强的青少年越“好”越“偏”。原本能够提供多样化精神食粮的手机App,却让人有一种“我才夹了一筷子,你就送我一桌子”的惊喜与尴尬,在不知不觉中受困于“信息茧房”。(10月20日《半月谈》)

据专家介绍,用户爱看什么,就把什么送足喂饱,让人停留在舒适圈,看似浏览了很多信息,实则信息非常单一,无法拓展知识面,这在传播学上被称为“信息茧房”。如此,孩子深陷其中就很难丰富知识结构,尤其一些平台的定向推送存在“泛娱乐化信息多,低俗内容多,未经核实内容多”的“三多”现象,更有可能给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带来不良影响。

防范青少年受困于“信息茧房”,一则,强化市场监管执法很有必要。一方面应加强对技术的监管,如,完善现有防沉迷系统功能,找到监管盲区,堵住技术漏洞;另一方面应强化对内容的监管审核,网信部门当对App的算法推送进行更加精细化监管审核,如规定具体类别信息的推送占比等,以规范互联网企业行为及推送内容。

二则,互联网企业当强化守法自觉性。媒体调查显示,一些短视频平台、社交媒体、新闻客户端的内容管理问题,

固然是以算法推荐为核心的技术所致,但根源是业务导向遵从流量最大化的资本逻辑。对此,企业当少些不良逐利思维,须自觉守法行事,更应担负起社会道义,对不良内容加强甄别和监测,并形成有效自查机制。

三则,应在提升青少年互联网媒介素养上施力。应该认识到,新媒体对青少年日常生活的渗透性和嵌入性非常强,健全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体系,提升青少年媒介素养,需要政府、社会、学校、家庭齐抓共管、形成合力。也唯有青少年能够正确使用网络,拥有辨别良莠不齐信息的能力,他们才能少受到网络伤害。

另外,家长也须尽到相关责任。明年6月1日起施行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就对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相关责任进行了明确。家长应承担起第一责任人的职责,督促孩子使用防沉迷系统,帮孩子提高甄别、屏蔽不良内容的能力,这也有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