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学体操却全国夺冠武大博士妈妈“反套路”推娃:好的教育应该通向自由

在教育内卷的当下,更多人将目光投向了体育竞技赛道。然而要想获得成绩,却又往往陷入学业和比赛两难的局面。同样家有体育生的武大博士虫妈,却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视角。在她看来,竞技比赛从来都不是和他人的较量,关键则在于帮助孩子保持内心的平衡和充盈。做好自己,点燃孩子对体育的热爱,或许才能帮助孩子走得更久和更远。

我们像黑鹂鸟一样飞舞于橘树间,当我们奔跑时,世界属于我们;当我们奔跑时,我们的灵魂在飞翔;当我们奔跑时,我们在和神对话;当我们奔跑时,我们就是神!

这段心灵独白,来自于一群拉美裔的美国高中生。在影片《麦克法兰》中,这群孩子通过一场又一场的越野赛长跑,跑进了美国常青藤高校的课堂,改变了本该是农场采摘工人的命运,跑出了精彩的人生,也成了梦想的化身。

自强不屈、奋勇拼搏,同时又能成功 逆袭 ,成为了影片打动人心的亮点。而男孩们通过体育赛事叩响名校大门的故事,同样也存在于现实生活中。

不仅国内高校对体育特长生有所优待,众多海外名校更是拿出不少名额,奖励像麦克法兰男孩这样,在运动项目上有所特长的学生。

不过,受到教育 内卷 的刺激,以往这条小众升学路径,正变得广为人知。不论是游泳还是网球,滑雪还是马术,越来越多的孩子正出现在不同的赛场,希望在一次次的比赛厮杀中,复制影片中男孩们的成功。

然而理想和现实间,总有深深浅浅的沟渠,体育竞技从来没有一步登天。根据美国国家大学体育协会(NCAA)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员平均每周至少练习 30 个小时,有些竞争激烈的项目甚至能达到 40 个小时。

src=要想取得比赛成绩,就需要大量时间练习,肉眼可见,这也必然影响到日常的学业学习。如何合理分配时间,也成为 体育推娃 家长们的最大难题。

更残酷的现实是,除了极具天赋的孩子外,竞技体育中,勤奋并不总能带来优异的成绩。

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突如其来的伤痛、无法突破的瓶颈、心理的剧烈波动等等因素,都会成为击垮孩子信心的最后几根稻草。

那么,对于大多数普通孩子而言,只争第一的升学比赛,就是竞技体育的全部魅力吗?

面对着普娃们的两难局面,同样家有体育生的虫妈,却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视角。

半天学习和半天训练的模式,不仅没有让虫虫落下学校里的太多功课,反而在兼顾体操训练之余,虫虫还保持着班上名列前茅的成绩。闲暇时,虫虫甚至还在自学折纸、钢琴和二外(日语),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最近,虫虫以 13.866 的高分,斩获了2022 年全国少年体操 U 系列锦标赛 12 岁组女子蹦床冠军。获得这样的成绩,对于赛前不被看好、从未进入专业体操队进行封闭式训练的虫虫来说,实属不易。

不同于一些为了孩子训练比赛而放弃职场的妈妈,身为武大博士的虫妈,很少陪伴在虫虫的训练场上。平时还有繁重科研工作的她,在虫虫六年的体操训练中,所能提供的更多的只有情感的支持。

而这正是虫妈所希望的理想状态。除了勤奋训练,自由也应该是 体育推娃 的底色,只有松弛有度,才能让孩子获得真正的成长。

在虫虫小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规划,体育项目就只给她报了游泳和轮滑班。游泳是一种生存技能,轮滑是小区孩子都在玩。

我们并没有刻意让虫虫去选择某项运动,更没有思考过 体育在孩子成长中的意义 这类宏大的主题。

相较于当时的运动能力,我其实更担心虫虫的语言能力,我生怕她在课堂上,听不懂老师的指示,所以一些兴趣班,我都要往后推上一两年。

虫虫在运动能力上,还是有点天赋的。小区孩子们爬旗杆底座,她总能最迅捷地爬上去了。

有次幼儿园活动,需要孩子们一起抬一个很大的轮胎。虫虫直接喊着: 你们不要动了。我一个人就扛得动。 最后,她真的一个人把特别大的轮胎搬过去了,老师们都觉得很惊讶,这个孩子力气怎么这么大。

后来,虫虫幼儿园同学安安的妈妈,也是武汉体院一位帆船教练,就介绍我们去武体学体操。

但那个时候,我对体操是不了解的,只觉得学体操太苦了,怎么可能让小孩去学体操。于是,一年过去了,我们也没有什么任何动静。一年后虫虫五岁半,安安妈妈见到我们说再不学就来不及了,我们这才带着虫虫去武体体操馆试试。

src=最初(2016 年 6 月),只在每周六下午到武体体操馆玩半天,接着暑假随队训练了一个月,到了 2016 年 9 月,虫虫就正式成为体操队的一员了。

其实刚开始虫虫体操训练的时候,我也担了一肚子心,生怕她听不懂指令。但还好,虫虫非常喜欢去体操馆训练,最后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现在再回溯这段经历的时候,我才真正认识到,让孩子选择一项体育运动并坚持下来是很有意义的。儿童期间习得的这些运动能力,是可以让孩子受益终生的。

从这点来看,我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反面的例子。和虫虫完全不一样,我从小体育能力特别差,像跳马跳山羊这些运动,我完全跳不过去。直到现在,我对速度、高度仍然是恐惧的,运动能力很弱,甚至连电动车都不敢骑。

这其实也影响到了我的生活。所以我常想,假如我小时候也能够幸运地学一项体育运动,那至少会比现在要有勇气很多,身体素质或许也会好一些,这些体育能力是一生受用的。

2017 年 10 月份,她第一次参加武汉市运动会体操比赛,就获得了高低杠冠军,平衡木亚军,全能第三。然后紧接着一个多月,她又获得了湖北省少儿体操锦标赛的平衡木冠军,团体亚军。

当时我都不敢相信,一个小孩学一年就有这么大的成绩。你要知道,当时她刚参加比赛的时候,她真的什么都不懂。

记得在市运会上,比赛跳马的时候,她都忘了和裁判举手示意。比赛自由操轮到她了,她还在和其他小队友一起玩。直到老师在一旁喊, 虫虫该你上场了 ,她才冲过去比赛。

我还记得,在第一次参加省锦标赛时,赛台训练看到其他孩子的脚尖、膝盖都绷得很直,非常认真,我当时就觉得她们好厉害,但最后居然是虫虫得了平衡木冠军。

所以我有一种感觉,可能我们这些不算特别专业的孩子,在比赛中心态更放松一点,更自信一些,发挥就会更好一些。

虫虫 8 岁的时候,参加湖北省运动会体操比赛,拿了蹦床冠军、团体亚军,高低杠季军,9 岁的时候,拿了全国蹦床亚军,还成了同期湖北女队中,第一位获得国家一级运动员称号的体操队员。

也正因为在体操上的出色表现,她在 9 岁时被评为武汉市新时代好少年,这种体操之外的荣誉,其实是很难的。

体操的荣誉也给她带来了一些有趣的生活体验。有一次隔壁班的小男生,还专门找虫虫要签名,虫虫说马上就要上课了,她只得快速地签上 丁香月 三个字,当了一回体育小明星。

我们是武汉人,2020 年疫情开始后,虫虫的训练也中断了 9 个月。那时我们根本就没有经验,想不到运动这个东西,你不能断得太狠。加上长期不训练,虫虫的身高、体重也长了不少,所以到了恢复训练时才发现,她几乎连最基本的动作都做不了。

体操恢复的过程,特别漫长和痛苦,体能和肌肉力量是要一点点训练出来,动作也要一个个重新上手熟悉。说实话,我们每个人都是怕苦的,更何况孩子呢?

各种素质力量都没有恢复过来,老师就没有办法教新动作。其实那时候真的不知道虫虫还能不能练得下去。

后来,除了老师正常的训练之外,虫虫爸爸根据实际情况,每天给虫虫多布置了一些训练体能的任务,以虫虫能够接受的强度,慢慢赶了上来。

直到现在三年了,虫虫其实也没有完全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所以这次虫虫能在高手如云的专业运动员中拿个冠军回来,我们都是感到非常意外和惊喜的。

我们过去常说,竞技体育是人和人之间的比拼,但其实不是的,竞技体育最根本的,还是自己和自己的较量。

怎么理解呢?我觉得竞赛其实是每一个人都把自己最好的状态拿出来展示的一个过程。

尽人事听天命。你把事情努力做好,至于成绩如何,就只能交给老天了。如果你在努力的过程中,发现还有不足的地方,那就尽可能补上,把你能把握的事情尽力做好,就可以了。懂了这一点,家长自己也会变得很松弛。

比如虫虫最近这次的全国比赛,在赛前适应性训练时,她发现自己不太适应赛场上的蹦床。所以那天晚上,虫虫爸爸就带着虫虫,在蹦床上多练了 20 套动作,这才完全适应过来,最后在比赛中,获得全场最高分。

竞技体育,是需要天赋的,但除了天赋外,还有更多的能力要求。不光是技术要领的掌握,赛场上运动员的适应能力、心理状态,包括对于项目的兴趣和热爱,都是同等重要。

前段时间看冬奥会,看到有许多冰雪项目也挺好的,我就试着问虫虫: 假如让你回头重新选择一项体育运动的话,你会选择什么?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当然是体操!。她曾经还跟我说, 妈妈,我以后想开体操俱乐部,当体操教练,教小孩练体操!

src=我想,虫虫能够表现出对体操持续的兴趣和热爱,是与武体体操馆相对宽松的训练环境有关的,她在其中应该是感受到了体操带来的愉悦和自信的。

有时,虫虫自己也会上网去观看一些体操名将的比赛视频,她很喜欢看比利时的名将妮娜 · 德维尔的高低杠。有一次她还把妮娜的动作视频拿来反复看过之后,自己手动制作成了定格动画,我还真是挺佩服她的。

我很希望虫虫可以练得持久一点,但确实也没有对她的体操未来有过更多的规划,因为她今后能练成什么样,这完全是未知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把当下做好。

这里的 好 ,不是说短期内就要出成绩,我们觉得虫虫可以练得慢一点,希望她能始终保持对体操的热情。只有这样,她的体操运动生涯才会越练越久,越练越好。

我们是很重视伤痛管理的,换句话说,我们很重视虫虫运动能力和她动作的匹配程度。我们经常会教育虫虫,在训练过程中一定要注意身体的感受,一旦在训练中身体出现疼痛,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老师和爸爸妈妈。

有一次,虫虫在练习小翻拉拉提,这本身是一个很难的动作。练了几天后,虫虫感觉自己一边的腿有些疼,虫虫就告诉老师了,老师就让她暂时不要练下肢的动作,只安排她练上肢的动作。

疼痛其实是身体在提醒我们,到了肌肉需要休息的时候。相反,如果急于求成的话,这些伤痛就会慢慢积累起来,一旦转成慢性,要想恢复就非常困难了。就算是极具天赋的运动员,也经受不起伤痛的折磨。

src=我觉得体操训练和学习一样,是相通的,当你感到疲惫的时候,不妨休息一会,反而更有效率。

所以现在我仍然认为正确的教育就是相对轻松的,它不会很用力很复杂,如果你发现教育很歇斯底里,那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感觉,我们对虫虫的教育总体上是比较顺的,我们也没有觉得对虫虫额外付出很多,就是很普通很正常的养育过程。除了幼儿园的时候报过一个英语培训班,我们在虫虫的小学阶段,就没有上过额外的兴趣培训班。

她的小学生活一直都是上午上学、下午体操,其余时间除了做作业,都是她自己可支配的时间。

平时,她会和 B 站 up 主们自学画画和折纸,也会每天坚持在多邻国 APP 上练习英语和日语。暑假的时候,虫虫还会跟着可汗学院 APP 自学小学数学。

直到现在,她在英语和数学上面花费的时间仍然是少的,但是英语和数学成绩一直不错,每次考试基本都在九十分以上,更重要的是她对英语和数学充满了自信。

我很少会去干预虫虫的学习,也从不要求她要在班级考到第几名,我们对她现在的状态已经非常满意了。

我始终觉得学习是终生的事情,只要把孩子成长的某个阶段放到整个人生坐标轴上去看,你就会淡定很多。想想我们自己,现在过得怎么样,和当年我们中小学时的成绩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我们的孩子也一定是这样的。

还有,我觉得我们家长不要太玻璃心,只要孩子在学校的感受是好的,那就相信是好的,尽量不要把自己的评价和情绪带进去。

我比较反对有些家长很希望老师多多关照自己的孩子,我认为老师只要相对公平地对待我们的孩子就可以了。

一来,这样不会让老师感到为难;二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当老师过分关注孩子的时候,孩子可能就少了很多自由。更何况,我们还不能保证每个阶段的老师都对自己的孩子特别关照。所以,顺其自然一点就好。

我其实是很少陪伴在孩子身边的,经常出差在外,可是虫虫曾经跟我说过,她的童年很完美,没有瑕疵。

虫虫回答: 你不就在我身边吗,现在资讯这么发达,我们俩想念的时候就打个电话,视频不就得了嘛。

其实上,我在她刚上小学的时候就跟她谈过,想念其实是一种耗费,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要好好相处,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就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她应该是理解的。

当然,这种独立也得益于体操训练。你看,虫虫 9 岁的时候就是国家一级运动员,五年级就已经是全国冠军了,对于其他同龄的孩子而言,虫虫的成长就比别人快很多,她内心也就会更稳定更专注。

src=虫虫很有趣,她从来不管荣誉的事情。虫虫练体操一年之后,我就开始写 体操小虫 公众号,五年来她几乎不看我的推文。

对她而言,比赛获奖的乐趣,大约就是上领奖台的那一刻,紧接着就立马抛却脑后了。就是获奖后的合影拍照阶段,她每次也是想尽快开溜的。

有一次她获得了班级的 新三好学生 ,她都没有和我们说起这件事,直到十几天之后,我整理她书包时才发现这张奖状。

所以现在的虫虫,心理没有任何负担,也从来没被荣誉所绑架,在这方面我觉得这才是最有意义的。这也许是天生的,也许是她见过太多全国的高手,有过历练了。

我一直觉得,好的教育是通向自由和天赋的。天赋有大小,但我相信每个孩子都自带天赋,不要用当下那种很功利的观点去判断孩子的价值。

每个孩子都没有可比性,只要遵循孩子自身的天赋去培养,每个孩子都是能够成才的。而如何挖掘孩子的天赋潜能,这是考验家长智慧的,这也是教育真正需要去做的事情。

对于虫虫来说,体操已经融入到了她的生命之中。即使今后她不再练习体操了,我相信她身上都会留下充满活力、积极向上的拼搏精神。她能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可以做些什么,能够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学习和生活模式,在我们看来就已经很满意,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