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冬奥推动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发展纵深性发展

2022年北京冬奥会作为重大国际体育赛事,有力地推动了全民健身国家战略的落实,也为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新契机。目前我国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发展存在基础设施不足,注重投资轻视运营,专业人才匮乏,产业链尚不成熟等问题。在未来发展中,要以大力发展体育新经济为抓手,多措并举地打造全民健身和旅游产业发展新动能。

2014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指出:“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把体育产业作为绿色产业、朝阳产业培育扶持”,说明了全民健身与体育产业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关系。全民健身是体育产业发展的动力源泉,体育产业发展为全民健身的顺利推进提供保障条件。作为重大国际体育赛事活动,北京冬奥会是我国“十四五”时期的标志性事件,是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引擎,对推进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深度融合、激活体育产业对经济发展的助推作用、发挥现代体育的社会价值具有重要意义。在相关政策和资金投入的多重利好下,以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不仅牢筑根基,也持续向纵深发展。

依托于2022年冬奥会的大背景,全民健身事业也驶入“快车道”,逐步与经济社会多领域密切融合。“十三五”期间,我国集中出台了相关系列规划,不断释放政策红利。《群众冬季运动推广普及计划(2016—2020年)》《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关于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2018—2022年)》等都明确指出,要大力发展群众冰雪运动,夯实体育强国建设根基。基于此背景,以冰雪运动为主的群众体育发展成效显著,大众化趋势凸显。

发展体育产业的根本方针和任务的目标是发展体育运动和增强人民体质。新常态下我国社会经济面临全新的发展环境,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人民对自身的生活方式有了新认知,群众体育观念和全民健身的意识不断显化,大众积极踊跃参与体育锻炼,对体育运动的多层次、多元化、多方面、高品质的需求愈发提高。在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上,北京冬奥会燃起了人民群众对体育运动尤其是对冰雪运动的热爱,充分发挥体育运动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方面的重要作用,为健康中国建设注入强劲动力。全国各地全面关注青少年、老年人等重点群体,积极推进体育运动进校园、进社区,鼓励建设群众体育休闲娱乐基础设施,促进社会大众提高身体素质。

体育产业是为社会公众提供体育产品和相关服务的产业活动集合,体育产业的兴旺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也是实现经济发展的有力举措。冬奥会凸显了大众的公平意识、团结意识、民主意识、参与意识以及竞争意识,形成人与自然、体育与自然高度融合的独特体育文化也正是奥林匹克精神代表的文化内涵和社会价值。加快体育产业发展,不仅是完善公共体育服务、提升全民健康素质的重要支撑,也是创新体育经济发展方式、促进和扩大消费的重要手段,更是发挥体育重要的社会价值、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有力保障。

党的十八大以来,体育产业成为我国经济新的增长点。特别是冬奥会申办成功,中国体育产业呈现出快速发展的态势,2019年,《体育强国建设纲要》首次提出促进体育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体育产业链纵向延伸明显,促使体育项目带动了旅游、文化、体育、经贸、农产品、制造等多个领域的发展。体育产业已经呈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并且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是实现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北京冬奥会为体育产业提供历史发展新机遇。以冰雪产业为例,近年间全国标准滑冰场馆数量激增,冰雪旅游类商品周边的预订量加大。体育产业带动冰雪经济的发展,冰雪消费市场的潜力得到挖掘与释放,有效拉动了供给市场的资本投入。依托于冬奥文化的宣传,冰雪运动已从小众项目逐步发展为国家顶层设计下的热门体育项目,通过要素集聚和区域联动,我国冰雪产业的分工体系和产业链条不断完善,成为体育产业发展的“加速器”。充分发挥冬奥会“带动效应”,统筹谋划和布局整个体育产业,不断优化冰雪运动产业结构,协同推进我国体育产业的健康发展,以冬奥文化助力体育产业的有效发展。

尽管我国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发展成绩斐然,但仍然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冬奥背景与“后疫情时代”的融合,北京冬奥会的举办及体育场馆的日常运营等都面临着严峻的防控形势,对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和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提出了考验,这对于体育产业的发展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第一,基础设施不足,管理机制亟待完善。就目前我国情况而言,全民健身经费投入有待提升,人均体育用地有待扩大,社区周边的功能性综合性健身场地种类不足。体育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存在“重建设、轻管理”问题,建设后的日常维护工作不到位。体育相关的各类规划不够系统,场地建设比较滞后,以雪场项目为例,拟新建、扩建的场地多依托高山,涉及土地、林地审批问题,投资大、回报期长。体育旅游、运动器械制造、体育培训服务等产业还未能形成核心吸引力,体育产业作为新型增长极的带动作用还未能完全发挥作用。

第二,专业人才匮乏,培养体系有待完善。当前,我国体育人才数量不足,存在结构性短缺现象,社会体育团体组织、竞赛组织、公共关系、设施管理等方面的专业人才出现缺口,人才培养的长效机制不够健全。受“三亿人上冰雪”宣传热潮的鼓舞,北京、崇礼等北方地区兴建雪场,南方地区依靠娱雪项目吸引游客,使得冰雪体育面临人才需求猛增的巨大压力。大趋势下的冰雪产业、冬季旅游、冰雪运动、市场营销、产业规划等高端专业人才匮乏,严重制约了冰雪产业的转型升级和健康发展。此外,我国体育人才的空间分布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表现出地区不均衡的现象,就人才数量而言,东部地区与主要城市地区明显多于西部地区与乡村地区。

第三,体育产业链尚不成熟,体育品牌竞争力较弱。体育产业是以大众体育消费为基础,以研发、制造、运营、推广等为主要业务,具有鲜明的产业集聚特征。就我国目前情况而言,体育产业链条上下游缺少衔接,未能形成闭环,体育文创、体育康养、装备器材、专业训练等盈利空间较大的产业并未完全开发,产品体系并不健全,亟待创新提升和品牌化推广。缺乏能够引领体育行业发展的龙头企业,受金融支持的制约,中小企业的创新、发展和成长都受到了抑制,品牌附加值低,在经营方式、发展规划等方面有待优化和提升。

体育新经济是指以体育为核心元素,在科技创新和产业变革推动下所形成的新型体育经济活动,通过培育群众体育新需求、打造线上线下体育新场景、丰富体育运动新内容、重构体育零售新模式、创新体育科技新产品,为全民健身和旅游产业发展注入新动能。随着冬奥会的成功举办,以及后冬奥时代对体育产业影响的深入,我国体育产业下的经济发展将迎来新机遇,为更好促进后冬奥时代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今后仍需从以下方面继续努力。

第一,促进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上新突破,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牢固树立便民惠民理念,抓好项目工程的落地建设和运营管理,推动地区间、城乡间基本公共体育服务均等化和公平化布局,进一步升级并完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将体育产业发展有效融入国土空间规划,明确公共体育设施的空间布局,鼓励建设小型体育运动场所,并逐步推进空间分布上的均衡化发展。在城乡不同地域范围下,探索发展体育健身的新模式和新方法,组织开展类型多样的全民健身活动,普及科学健身知识,带动全民健身,树立健康理念,针对青少年、老年人等不同群体开展各具特色的群体健身活动,促进全民提升身体素养。

第二,完善管理体制,激活体育消费市场活力。强化顶层设计,完善政策体系和机制建立,通过“体育+”融合相关产业,创新生产方式、服务方式和商业模式,对内形成产业集聚优势,对外壮大“体育朋友圈”,搭建平台走“抱团式发展”新路,为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凝聚合力。升级简化体育产业用地审批流程,加大对体育用地的政策倾斜度。充分运用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激发体育场馆的生命力和市场活力。多措并举促进大众的健身消费,增强顾客粘性,通过消费市场的需求全面提升供给市场的运营绩效。形成体育产业新经济的发力点和增长点,着力打造体育优势企业、优势品牌和优势项目,全力支持民族品牌发展,将强科研和创造投入,深度谋划体育产业创新发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民族体育品牌。完善体育市场监管体制,建立健全多部门参与的工作协同机制,形成体育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强大合力。

第三,构建主体多元的后备人才培养体系,积极拓宽并延伸人才培养渠道。建立以体育学校为主体,以奥林匹克后备人才基地、体育俱乐部、体育运动协会等为补充的多层次体育后备人才培养体系,形成人才梯队网络。以赛事活动为牵引,扩充业余训练网络布局,加强“体育后备人才基地”建设、管理工作,积极开展年度比赛及活动。严格按照现实需求,统一谋划并调整各个项目的人才结构,兼顾夏季项目和冬季项目均衡发展,积极改变项目专业人才均衡分布的局面。继续扩大教练群体的招收,构建科学、高校、合理的训练体系,加强团队建设和复合型训练,以厚植体育人才根基。

第四,促进体育产业多元化发展上新突破,人民群众共享体育产业经济的发展福祉。深入挖掘中华民族体育文化和体育精神,鼓励政府机构、社会组织和体育协会对各类荣誉奖励,倡导大众学习体育文明礼仪,助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创建。积极调动社会力量举办体育赛事,促进赛事文创产品开发,推进商业化运营。积极促进体育与文化的相互融合,开展文化性丰富的体育活动,并以此为依托进行运动项目的文化活动表演和展览展示。邀请社会各界创作具有民族特征和体育内涵的文化产品,利用网络社交媒体平台拓展体育文化的传播渠道,拓宽群众接收信息的渠道,利用抖音、微信等新兴媒体平台,增加受众对体育信息的使用粘性。利用并维护好大数据新兴媒体技术,实现体育智慧化发展。